33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妖者無疆 > 第二百二十三回 幻境(五)
  空青拈過一塊茶花餅,嗅了嗅,驚異嘆道:“這餅的香氣為何與這花如此相像。”

  “水蔓菁”抿了口酒,笑容嬌憨,不諳世事:“這茶花餅原本便是用去歲晾干的照殿紅制的,香甜軟糯,與這秋月白著實般配,你嘗嘗看。”

  空青在心底失笑,莫非這好吃是水家家傳的么,這水蔓菁的性子與落葵的性子還真有幾分相似,不管走到何處,變成何人,便是過往記憶都不見了,也絕忘不了吃這一樁事。”

  “水蔓菁”不知想到了甚么有趣之事,且說且笑:“若先生知道我與一只鬼,不不不,一只仙飲酒說笑,怕是要嚇暈,不對,是氣暈過去罷。”

  “臨來時,我已在你的門外施了障眼法,從外頭看,你這屋里黑漆漆的,是早已睡下了。”空青一笑,眸中有萬般光彩。33小說更新最快 電腦端:http://www.jltxke.icu/

  水蔓菁吁了口氣,大喜的拍著手:“那便好了,可以放心喝了,不必擔心嚇暈了誰,氣死了誰。”

  二人推杯換盞,這一喝便喝了大半夜,“水蔓菁”酒勁兒上了頭,才伏在桌案上沉沉睡去,空青見狀,抬手一縷青芒在她的額前繞過,她渾身的酒氣登時消散的無影無蹤。

  空青抱起“水蔓菁”小心安置在床榻上,隨后回首,沖著角落中的那道光,輕笑道:“天色尚早,酒尚溫,你我,喝幾杯罷。”

  落葵那虛影漸漸凝實,隱約可見個姑娘的身影坐在桌前,斟了一盞酒敬到空青面前,笑道:“借花獻佛,多謝你以身犯險,前來相救。”

  空青接過酒一飲而盡,隨即大著膽子,握住她的一只手貼于面上,他心下百感交集,此等幻境,他與落葵也曾跌落過一次,上一回他負她良多,而此番,他必定要抓住此番的天道輪回,定不相負。

  而落葵被他這么一拉,驚慌失措的抽回手,張口結舌道:“青公子,你,怎么了。”

  空青回了神兒,尷尬笑道:“沒,沒甚么,只是想問問你,你的傷,可好全了。”

  落葵微微一怔,原來,竟已過去了如此之久,連傷都痊愈了,可那個人,卻遠去了,再也摸不到看不到了,他日,他日若有緣再見,只怕也要故作不識了。她一時悵然,喃喃道:“好了。”

  空青并未料到落葵經了如此多的風霜顛簸,竟對始作俑者生出一絲情愫,只以為她定恨透了他,他聲音顫抖,如同發誓般惡狠狠道:“你放心,你所受的折磨,我定千百倍的還給江蘺,讓他生不如死。”

  落葵的手一歪,醇香的酒頓時撒了出來,在桌上蜿蜒成花,她毫不思索的脫口而出:“我與江蘺的恩怨,我自會料理,青公子貴人事忙,不勞青公子操心。”

  空青怔住了,心中生出不祥之感,臉色陡然難看,偏著頭直直望住落葵:“落葵,你,你與江蘺,你們。”他的聲音戛然而止,只因驚覺自

  本章未完,請翻頁

  己并沒有資格過問甚么。

  落葵心間抽痛,再多的過往都已是云煙,她揚眸望了望窗外,天邊微亮,鑲了一道淺淺的金邊兒,旋即輕聲道:“天快亮了,若叫人瞧見了,恐會節外生枝,青公子,天壇山之事便托付給你,我在兗州城相候,青公子,就此別過了。”

  話至于此,空青的那顆心被不祥緊緊包裹,他篤定的知道,落葵心里已然放了一個人,只因正魔之分而裹足不前,還好還好,他二人間的溝壑極深,前路并不比人妖殊途來的容易,既如此,那一切都還有轉機。

  空青沉溺在許多的前塵往事中難以自拔,如許年華匆匆過,那些過往早已深入骨髓,未敢有一絲相忘。只可惜相知相守之時,他并不懂此間深情,在漫長的似水歲月中幾度輾轉來回,驚覺被生死隔開的那個人,才是流淌過自己心間的激流,才是自己心底情深的所在,但愿這驚覺并不算遲,但愿一切尚有來日。

  晨起,天光大亮,“水蔓菁”剛剛收拾齊整,便聽得外頭急促的砸門聲:“蔓菁,蔓菁,出事了,金櫻出事了。”

  “水蔓菁”冷冷嘆了口氣,這水家的姑娘,個頂個的缺心眼兒,一個比一個天真,她拉開門,只見水款冬滿臉通紅,跑的氣喘吁吁,她忙倒了盞茶遞給她:“款冬姐姐,金櫻出了什么事,你如此著急。”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:https:/m.33xs.com/

  水款冬猛灌了一口茶,難掩焦慮之色:“金櫻不知犯了哪一條族規,現下在學館前罰跪呢,先生說,先生說晚間便要送她去刑堂了。”

  刑堂,聽得這兩個字,“水蔓菁”佯裝抖了下身子,狠狠擠了幾下雙眸,勉強擠下幾滴淚來,那刑堂是個九死一回之地,能活著出來之人,十之一二,且渾身是傷,命不久矣,她唇邊不住的狠狠顫抖:“金櫻,金櫻一向小心仔細,連這院門都不敢邁出去一步,如何會,如何會犯下重罪。”她忍住顫抖,頭也不回的就往學館奔去:“我去求先生,求他放金櫻一條生路。”

  學館門前種了兩棵梧桐樹,這樹在此處扎根了百余年,長得粗壯茂盛,夏日里闊大的葉片密密匝匝,遮天蔽日如同一把大傘,灼熱刺目的盛夏驕陽絲毫照不到此間,是最陰涼舒爽的好地方。而這時節,梧桐葉早已枯黃凋零,只余下一根根縱橫交錯的枝丫,孤單單的在風中尷尬搖曳。

  山里風大,掠過枝丫卷地而過,撲到人身上寒涼透骨,跪在這刺骨冷風中的金櫻,只著了一襲單薄的寢衣,像是被人從床榻上揪出來的,散亂的長發在風中四散飄揚,整個人瑟瑟發抖,臉色已經凍得青白一片,唇邊蒼白干涸,哭的眼窩腫脹,看上去哭了許久許久,已經無力再哭了。33小說首發 www.jltxke.icu m.33xs.com

  “水蔓菁”忙扶住她搖搖欲晃的身子,焦急的出聲詢問:“金櫻,你告訴我你犯了甚么錯,先生為何要如此重罰于你。”

  水金櫻的嗓子已經哭啞了,用

  本章未完,請翻頁

  盡全身力氣從喉間擠出一絲聲音:“蔓菁,蔓菁,先生一向疼你,你替我求求情罷,我知道錯了,我知道錯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光禿禿的枝丫在地上投下孤單的影子,風移影動,像一只只牽線木偶的手腳,僵硬的搖動不止,“水蔓菁”默默良久,自己雖不是真正的水蔓菁,自己雖是金枝玉葉,向來養尊處優,但自己與金櫻,與這眾多的水家姑娘,何嘗又不是如此呢,習的字讀的書,走的路過的人生,皆是族中所定,半點由不得自己。

  “水蔓菁”無聲的跪在水金櫻身側,以手撐住地面,重重叩頭道:“先生,求先生看在金櫻一向小心謹慎,從不出錯的份兒上,給金櫻一條活路罷。”

  四圍寂靜良久,唯有風聲倏然而過。

  “水蔓菁”揚眸,只見屏風后頭露出灰色衣角,她知道水桑枝在屏風后頭,他看上去嚴厲刻薄,其實最心疼這些他一手養大的姑娘,“水蔓菁”再度狠狠叩頭,額上磕的烏青一片:“先生,蔓菁求您了,蔓菁愿意替金櫻受罰。”

  學館內傳來一聲輕咳,旋即水桑枝陰冷的聲音緩緩透出:“水蔓菁,如此重的罪,你替她受不起,你進來。”

  聽得事有轉機,“水蔓菁”用力握了握水金櫻的手,極利落的從地上爬起來,匆匆奔到廳堂內,卻赫然發現,廳中地上竟也跪著一個人,渾身戰栗臉色煞白。

  “水蔓菁”不明就里,只好在那人身邊不言不語的立著,一眼接一眼的瞟過去,只見那人與水桑枝的打扮相似,她生了疑,這尋幽居是男子的禁地,從不許跨進銀杏林半步,除了水桑枝,其余所有人皆是清一水兒的女子,連養的鳥兒也只有雌的。

  “蔓菁,你替金櫻出頭,那么先生問問你,你可知她犯了什么錯。”見水蔓菁搖頭,水桑枝抬手指了指跪著的男子,言語間益發陰郁:“你可知他是誰。”他頓了一頓,道:“蔓菁,族規你是十分清楚的,男女有別,你,你們,你與金櫻,不得與除先生外的任何男子有任何來往,對么。”

  水蔓菁深深頷首:“是,蔓菁時刻謹記族規,不敢有一刻忘懷。”

  水桑枝冷冷道:“你記得,可有人卻忘了。”他眸光冷冽的在男子臉上打了個轉兒,道:“水金櫻與此人銀杏林中私相授受,人贓并獲,罪無可辯,蔓菁,你是清楚此等重罪族中會如何處置的,先生問問你,你要如何替金櫻受罰。”

  果然如此,男女之事,單單靠堵,是堵不住的,只水蔓菁千算萬算,絕沒有算到,看起來謹小慎微的水金櫻,竟然會如此膽大,犯下此等重罪,不過,她瞧了一眼那男子,眼前此人看著尋常至極,這水金櫻還真是沒見過世面,竟被這么個歪瓜裂棗給勾了魂兒,她氣的抬了抬腳,一腳踹在了那男子背上,恨聲道:“都怨你,若是金櫻沒了性命,你也別想活。”

  本章完
pk10为什么玩大就输